王元美的小湖笔

封印物品,等级 0 - 014

一只存在自我意识的湖笔,经常写下某些古怪的东西,初看往往是四百年前明朝的资料

危险:极高

接触超过5分钟即对携带者造成同化影响,严重时,将使其失去控制并不断得开始“赞美大明”

需要在一个管理员或三个博主认可监督下使用

高张糖一则

老张提醒老高不要在嘉靖病重时把值庐的个人物品带回家,免得引起嘉靖猜疑。

【会世皇不豫,入直诸公各移具出。公有老仆,亦将为归计。时江陵公尚为学士,以公事至,语公曰:“君父病笃,臣子移具可乎!”公愕然曰:“吾意乃如此。”竟不出。】

郭正域《太师高文襄公墓志铭》 ​​​

补充:忽然意识到新的华点!这篇墓志铭是万历三十年高拱的嗣子请郭正域写的,当时老高已经平反了,但老张还没有,不存在特意美化他的必要。

高拱生前能把这种🍬告诉嗣子,他家又告诉郭正域让他写在墓志里(郭万历十一年进士,不会目睹),岂不是说明老高对老张没意见吗!(而且郭也是“荆人”,老高家还请他写……嗯

摘一则笔记(出场人物:赵贞吉,高拱,张居正)

赵大洲为宰相,气岸甚高。高中玄、张太岳亦相继拜相,同在政府。高好雌黄人物,张冷面少和易。大洲一日谓两公曰:“人言养相体要缄默,似比中玄这张口嘴也拜相,又言相度要冲和,似比太岳这副面皮也拜相,岂不有命?”

此语虽赣直而近于戏,然亦有助于义命之说。

【明】江盈科《谐史》


结合@Eurya 摘录的笔记小说迷惑行为大赏第一条 stay with lofter ,更有趣

推书《病榻遗言》,看过的就忽略吧

大明嘉隆万镇圈rps。以下情节都凭记忆写的,细节可能有小错。

《病榻遗言》是高拱吐槽张居正的书,他全书给张居正起了外号“荆人”【然鹅荆人在明代另一个意思是“老婆”】

书分三章,第一章《顾命纪事》,回忆隆庆帝因为沉迷美色,得了某种病三十多岁就撒手人寰。隆庆拉着高拱手说:“有人欺负我”(原话)。

第二章《矛盾原由》,高拱充满留恋地回忆张居正年轻时是美貌聪明善良的小白花翰林,和自己情投意合,缔结香火盟。

后来高拱辞职,张居正黑箱操作把他迎回内阁,对他说:“你再晚来一个月,我就要被赵贞吉欺负死了。”赵贞吉却对高拱说:“世所谓妖精者,张子其人也。”。

高拱思索了决定帮助妖精,把赵贞吉打跑了。...

【读书笔记】《池北偶谈》中关于明朝有趣条目的摘录

*王士祯《池北偶谈》 (老规矩,括号内为我吐槽)含夏言&严嵩、高拱、沈鲤、文正们、何腾蛟、史可法等


一 夏言&严嵩

宁府宸濠反,同谋者郡王将军而下若干人,本犯皆令自尽,家属发高墙禁锢。后命科道官各一人至彼看议,姑容回本府为庶人。既得脱禁,辄复营谋请封。夏桂洲掌礼部时,为之题覆酌量,俱准袭中尉,女皆为乡君,已封若干人矣。予在仪制,有接踵奏请者。予查刑部移来原题稿,其祖若父,皆亲同谋反人。遂具稿参驳,呈严介溪宗伯。严曰:此事桂洲久已准行,今遽变易,桂老在阁,岂不取怪;况予亦江西人,先已准封,我乃参之,人其谓我何?予曰:郎中亦知桂翁在阁,翻异所行,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