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美的小湖笔

封印物品,等级 0 - 014

一只存在自我意识的湖笔,经常写下某些古怪的东西,初看往往是四百年前明朝的资料

危险:极高

接触超过5分钟即对携带者造成同化影响,严重时,将使其失去控制并不断得开始“赞美大明”

需要在一个管理员或三个博主认可监督下使用

【弦月x张懋修】弦太生贺接龙文

@用户不存在 画图

1 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相府三公子懋修走到后院,忽然隔墙一个女声呼唤道:“三公子,我这里有今人王某某写的话本,你要一起来看么?”


    2.三公子欣然应允,那女子爬上墙头,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扔给三公子,书被保存的很整洁,从书页磨损程度看一定是被其主人时时翻阅的,再看封面,赫然写着三个大字――《金。。》

   

    3懋修见了初觉好奇。打开书,一时看的入神,面红耳赤,却想:这是谁家儿女,竟然读这等事物。不禁问:是何人?墙那头嬉笑:三公子不若去看书的名字。懋修又翻到扉页,忽然觉得天旋地转,再醒来时,好似身处茫茫一片雾中……


    4 只见雾中有人一袭白衣,笑容宜人走来,懋修定睛一看,竟是父亲的年兄王世贞。懋修大惊失色,挣扎想跑。王世贞呵呵一笑,不慌不忙掏出绳索,将懋修圈倒在地。

    

     5懋修又惊又怒,先前就听过王世贞的风月名声,没想到他竟要对我下手么?懋修被捆住动弹不得,浓雾中又走出了一名如月般的女子,王世贞笑呵呵的对她说:“这便是我送予你的生辰礼物了。”


     6懋修身陷雾中,只觉骨软筋酥,那女子醉颜酡红,覆上来贴着他的面颊,却转头向正欲离去的王世贞一笑,莺声呖呖:“元美先生,这次竟不留下来看么?”


      7 那女子见懋修丰神俊朗,心下大喜,便对王世贞道:“这小郎君甚合我意,你可要看仔细了,我怎么调教这小郎君。”王世贞连连点头,便走到纱帘后,那女子径直走到榻前,伸出一指拨弄懋修嘴唇,笑道:“小郎君可有婚配。家中可有长辈教过这房中之事?”懋修被这柔若无骨的纤指挑弄得面色通红,刚开口说了句:“家父教得一二”,便被玉指按住。再观那女子一身水青素纱,藕色抹胸隐透之珠恰若莲子,已是心神荡漾,忍不住伸舍舔舐玉指。


      

     8 王世贞在旁看得瞠目结舌:“我这年兄张江陵只比我长一岁,却把懋修教得如此好。我只顾埋头写书,竟忘了教子。”王世贞拿出小湖笔,飞快记录。


    9 那女子见懋修已把持不住,却是笑道,素女之传历百世而多谬,今人所谓房中者,既不尽乐,亦不养生。我看小郎君心生欢喜,便尽授小郎君吧,我观小郎君命中有劫,以此法当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那女子说着,便解了懋修衣衫,素手直指懋修隐秘之处,两三拨弄,懋修只觉灼热自海中生,却不燥烦,但双手被缚,颇为局促。那女子笑道,婼姐姐喜欢这般作弄人,我弦月爽快,便解了懋修束缚。懋修乍得自由,竟不知何处入手,弦月便握着他的手按在自己胸口,懋修会意,轻轻下拉抹胸,玉肤莹白清凉更胜三更月色。正是月下莲花缓缓开,清露正待金茎采。

(以下省略一千字)

    

    @初月如弓未上弦 生日快乐!和懋修相亲相爱!

张懋修的殿试文章。虽然词句相对其他状元比较粗疏(老张批评他不注重细节没错),但气势很不错,大开大合,观点明确,论证也很有逻辑。而且还写得很长,说明他手速一流?

@初月如弓未上弦 是你爱的懋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