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美的小湖笔

封印物品,等级 0 - 014

一只存在自我意识的湖笔,经常写下某些古怪的东西,初看往往是四百年前明朝的资料

危险:极高

接触超过5分钟即对携带者造成同化影响,严重时,将使其失去控制并不断得开始“赞美大明”

需要在一个管理员或三个博主认可监督下使用

【摘史料】郑贵妃丢失玉碗,万历震怒,郑贵妃扑地谢罪

    “神庙会与诸王子宴,各有小赐。光庙赐一玉碗,命贵妃代为收藏。至是突索所赐玉碗,年月已久,司帑者遗忘,屡索不应。既而索福王所赐,随手而进。神庙震怒,遂升殿命抓宫人首来。祖制:升殿则宫眷俱不敢进参。神庙盖以此难贵妃也。贵妃毁冠服,脱簪理,蓬首既足率诸宫人匍匐殿门外待罪,良久始解。"

    万历以郑贵妃的下人--司帑者找不出他多年前赐给皇长子的一只玉碗为借口,为难苛责郑贵妃,郑贵妃吓得蓬头散发光脚趴在殿门外等候发落,如此在趴了很久才最终无事,如此故意在人前折辱郑贵妃,万历对郑贵妃何曾有半分怜惜?


    郑贵妃的受宠程度因为国本之争的需要被东林党严重夸大导致世人都误以为郑贵妃独得万历专宠,其实她在万历心目中的位置远不及皇后王喜姐。


    万历宠爱的妃子还有皇贵妃李氏,即李敬妃,李敬妃万历二十五年三月十日生下皇七子后,同月医治无效后去世。 《万历起居注》载: "二十五年三月二十九日条口传圣谕: "皇贵妃李氏伺候敬谨,诞生皇子,准葬于寿宫右穴,内阁议拟里看此。"万历对李敬妃的死极为哀痛,不顾规矩传谕旨要将李敬妃葬入自己定陵地宫之右穴与自己合葬,这是皇后才能享受的待遇,可惜最终因违背祖制遭到大臣们的反对而无法实现。


    看在万历十八年正月甲辰朔立春时,万历给臣子们的辩解: "又说朕好色偏宠贵妃郑氏,朕只因郑氏勤劳,朕每至一宫他必相随,朝夕间小心侍奉勤劳。”

    万历朝首辅申时行的《召对录》中记载万历经常向他们解释自己不上朝是因为“腰痛脚软,行立不便;足心疼痛、步履艰难”,因为腿脚不好,他给母亲李太后请安,也只能"膝行前进”。而通过对定陵的挖掘也证实了这一点,其尸骨"背微陀,腿部残疾”,右腿明显比左腿短,证明万历皇帝生前确实患有严重的足疾。而且万历还有多种牙科疾病,颌骨发育不良,面部凹陷而左右两侧不对称,总而言之,不但行走困难,而且病痛甚多。


    知道了这些,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万历何以强调郑贵妃“朝夕间小心侍奉勤劳”了。他的皇后王喜姐脾气暴戾,看看她打死宫人宦官上百人的记录就知道了。但郑贵妃却很会照料病人,所以万历喜欢让郑贵妃陪侍左右,在万历心中就是高级护工罢了。


    大臣们批评万历宠幸男宠“十俊"他丝毫不做分辩,却明确澄清自己绝不是宠爱郑贵妃,因为男宠十俊是真, 自然无法否定,而宠爱郑贵妃根本就是谣言,所以万历驳斥得理直气壮。


    万历天天与皇后王喜姐同宿同食,夫妻俩关系好到连游玩也是形影不离。

    从具体事实入手,比较一下东林党宣传的被万历苛待的皇后王喜姐和万历专宠的郑贵妃所获得的实际待遇吧。王喜姐与万历皇帝是“朝夕同宫,恩好甚笃"、"游宴必从(万历) "伉俪甚笃、恩礼有加”,万历更屡屡为王喜姐破例,让其家人袭伯爵两次,王父讨要二十五顷坟地,万历给六十顷,赏赐其弟一万五干两恤典银等等等等,而受宠的郑贵妃获得的家族待遇还比不上不受宠的周端妃,郑贵妃父向万历讨五干两恤典银,万历竟只给五百两;郑贵妃的儿子福王是万历四个儿子里唯一一个被万历安排之藩被迫母子分离的。


    值得一提的是:万历允许王喜姐对政务的参与程度也是令人惊讶的,傅维鳞在《明书宫闱纪》中记载万历让皇后收存管理奏折文书,而王喜姐对奏折内容都十分清楚,万历需要时“则随取所奏上之,毫无错谬”,更不要说王喜姐多次使万历宽者直臣颁奖忠臣,并令万历改变主意听从大臣们的话,不但能参政更能议政。



     皇后王喜姐不断凌虐侍从、更打死宫人不下百人的残暴恶行,被万历视若无睹,称其“稍稍悍戾不慈”,极力为之辩护。而郑贵妃的下人犯了个小错,甚至就连郑贵妃为了讨好万历而夸其看中的太监都要被万历怒责。

    “臣史宾者,以善书能诗文,知名于内廷,其人已贵显,蟒玉侍御前久矣。一日,文书房缺员,上偶指宾以为可补此缺,贵妃从旁力赞助之。上震怒,笞宾逐之南京。贵妃战栗待罪,久而始释。史居南十余年,始再召入。”



    正因为万历并不宠爱郑贵妃,而只是享受郑贵妃的周到小心的伺候,所以东林党们才敢如此大胆地攻击郑贵妃。万历的皇后王喜姐残忍暴虐,何曾有大臣敢于上疏抨击呢?而王喜姐的参政干政,又何曾听到朝臣们的批评反对声呢?可郑贵妃呢?不断跪泣恳求万历尽早册立朱常洛为太子,却仍然被东林党乱批为谋夺太子位。

   东林党文秉的《先拨志始》记载得清楚: "祖制:既立太子,凡朔望大节,东西两宫同诸贵妃俱诣太子望母宫行庆贺礼。”每逢初一十五,郑贵妃都要向太子朱常洛的母亲王恭妃行礼,这礼一行就是整整十年,她哪敢有任何逾越?

    朝臣们都是人精,他们永远都只会捡软柿子捏,绝不会碰皇帝的心尖子。


    但这一切却被东林党为了政治需要而刻意歪曲了,甚至竟将残暴跋扈的皇后王喜姐描述成了被冷落欺凌的可怜模样。


    现在说的郑贵妃坟其实是李贵妃墓,是万历皇帝为宠妃李敬妃建的,是明十三陵的7座妃子墓中规模最宏大的,可见万历对李敬妃的宠爱程度,崇祯因为不愿为郑贵妃花钱单独造坟,于是直接将其放入李妃墓收葬,郑贵妃死后居然连自己的坟墓也没有,等同于是为李敬妃陪葬,一代“宠”妃生前辛苦、死后凄凉,如此现实是何等的讽刺。

评论(29)

热度(110)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