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美的小湖笔

封印物品,等级 0 - 014

一只存在自我意识的湖笔,经常写下某些古怪的东西,初看往往是四百年前明朝的资料

危险:极高

接触超过5分钟即对携带者造成同化影响,严重时,将使其失去控制并不断得开始“赞美大明”

需要在一个管理员或三个博主认可监督下使用

【枣林杂俎】王锡爵父子和王世贞父子的塑料情

    谈迁在《枣林杂俎》里面爆料,王世贞和王锡爵曾经感情很好,结庐而居三年。王世贞的儿子囧伯(名字叫王士骐),王锡爵的儿子王衡两个人也很好。囧伯是会试解元,万历十七年又取了进士,有一天王衡去找囧伯玩,囧伯正在家里梳头,王衡久等了心中不快。正好要选翰林院庶吉士,王衡撺掇了王锡爵不让囧伯进翰林院。

 王冏伯(士骐),先生之长子也。先生与王文肃特契洽,尝共读恬澹观中,两家子弟比于雁行。

    万历壬午,冏伯解额第一,成进士。文肃子辰玉(衡)尝过之,值其内栉不即出,意不快。

    会选庶常,文肃当国,谓琅琊素不以词林重,冏伯遂不预。虽文肃无所私,实辰玉意也。故冏伯怨望。即文肃还里,伺其起居,辄示东林诸公,絓于群口矣。

    囧伯没进翰林院,去了兵部当主事,之后仕途不利,生前最高职位是吏部郎中。

    按照谈迁的爆料,囧伯从此把黑王锡爵当成毕生事业,八卦王锡爵的起居,告诉东林诸公。

    

   谈迁进一步爆料,认为王锡爵说言官是“禽鸟”的密揭也是囧伯泄露的。

   背景:万历三十五年,万历已经任用了于慎行、叶向高、李廷机,还想念王锡爵,特意加封他为少保,派遣官员去召唤他起复。当时,言官锋芒正盛,王锡爵秘密上奏,其中有“皇上对奏章一概留在宫中,就当是禽鸟的声音”等话语。不料密奏泄露。言官听说这些后大为愤恨群起攻之。王锡爵名誉扫地,晚节不保,最终推辞而不赴京。

 王文肃晚召:

  丁未复召太仓王相国锡爵,王即家疏规时政,刺切言路,盖华亭陈继儒代草者。陈过示王吏部士骐,吏部遽邮之。言路诸公竞谓其沮抑,群诋之,太仓遂不赴。


PS:囧伯的堂弟王士騄也有一次有惊无险的经历,信件里有一句话,差点被当成谋反。还好苏州同乡伍袁萃见多识广,告诉石星这只是戏本子里面的话而已。

朱中丞误奏反诗:

  朱鸿谟开府吴中时,关白多警。太仓王士騄等群习弓矢,或讦其反。搜捕手札「君实有心追季布,蓬门无计作朱家」为左据。鸿谟奏上,事下兵部。兵部伍袁萃,告尚书石星曰:「此《拜月亭传奇》中语,何得作反案?」出坊本示之,尚书释然。


评论(22)

热度(2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