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美的小湖笔

封印物品,等级 0 - 014

一只存在自我意识的湖笔,经常写下某些古怪的东西,初看往往是四百年前明朝的资料

危险:极高

接触超过5分钟即对携带者造成同化影响,严重时,将使其失去控制并不断得开始“赞美大明”

需要在一个管理员或三个博主认可监督下使用

【转载】神女生涯原是梦——昙阳子事件另一版本

     王锡爵女儿昙阳子的“坐化飞升”是万历八年的一次民间盛事。徐渭因为没有赶上盛典而遗憾,写了《昙阳大师传略》以做寄托,在这篇《传略》中,徐渭还不动声色打压了一次王世贞。 而李时珍是少有的怀疑论者,他来找王世贞为《本草纲目》作序,正巧赶上了昙阳子坐化,但是他为此深表怀疑,并为此跟王世贞吵了一架。

史学家谈迁却在《枣林杂俎》讲了一个不一样版本:

文肃女字徐少参廷栋子,未行,子夭。

时王家有白狐出没,作廋语云篆,或静室枯坐,诸真骈降,非无因也。

文肃迂而神之,侈言其事。闻于两宫,俄而狐隐不复出,灵响遂绝。

母朱夫人计穷,而王七献计,为绍兴某生密捐千金,以女归之。某归后,单门骤侈其橐,且女容止不凡。邻人挑之不可,或胁以无端,女吐实曰「我太仓王相国女也,」闻于朱夫人。

相国族父孝廉,号曰兼吾,其人强忍自任,朱夫人即召其女置孝廉家,而通书相国。亡何,相国报命,第闻孝廉室内泣声,俄寂如也。

又累月,绍兴某生来,同至者五人,亦延款,亡何并不见其出,则孝廉意也。

    在明清两代仙凡、人鬼相恋的传说,往往是对男女私情的“为尊者讳” 。紧接着又写道“······闻于两宫。俄尔狐隐不复出,灵响遂绝”则指“白狐”的消失是因为收到了来自于宫廷的压力——考虑到最初王焘贞开始佯狂的地点是在北京,而又能因为能自己的私情而招致宫廷的干预,也可知这个恋爱对象的身份绝不简单。

    之后的内容就非常的残酷——王锡爵的妻子朱氏倒贴了千金之资,将女儿悄悄地嫁给了一个绍兴儒生,因为这个儒生的暴富和王焘贞的言行不改,导致了事情的败露·····王焘贞在身份败露后自称”太仓王相国女“,王锡爵初次拜相是在万历十二年,说明王焘贞暴露身份是在万历十二年以后。

    按照谈迁的记载,王焘贞在暴露身份后逃到了叔公家中,随后和丈夫一起被灭口。


    王焘贞自幼跟着家人在北京,期间王锡爵为女儿定了一门亲事,在过门前三个月,准新郎夭折了。父母怕女儿受不了刺激,就打算将此事隐瞒一段时间,但谁想到王焘贞却说她早就知道此事,而且还坚持要为未婚夫守节。从此后不仅“缟服草屦”,而且还沉溺在玄学之中。万历六年,王锡爵回乡赋闲,回乡以后焘贞就彻底放飞,不仅辟谷修真,还声称自己已然得道。

    现在我们可以勾画出这个女孩那惊世骇俗的一生——本是诗礼传家的千金,在与身份过于显赫的人有了爱情之后,遭到了来自于宫廷的干预;随后过了几年普通人的生活,但是到了最后却还是难以摆脱惨淡的宿命······

    王桂心中的那个男子是谁?没有人知道。但是我们却清楚这么一个细节:

  “昙阳平居畜一蛇,名之曰‘护龙’”。


评论(23)

热度(4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