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美的小湖笔

封印物品,等级 0 - 014

一只存在自我意识的湖笔,经常写下某些古怪的东西,初看往往是四百年前明朝的资料

危险:极高

接触超过5分钟即对携带者造成同化影响,严重时,将使其失去控制并不断得开始“赞美大明”

需要在一个管理员或三个博主认可监督下使用

【奇葩】倭房公赋一则,笑破肚皮,明人会玩

*戒庵

倭房公赋

(房寰,初姓姚。隆庆二年戊辰科进士。官至监察御史,提学南都。多次弹劾海瑞,攻击海瑞:“莅官无一善状,唯务诈诞以夸人”。后来就他和海瑞之间引发了剧烈的言官战争。房提学江南期间,因受贿被考生恨之入骨)


「沙汰毕,督学一,文运兀,倭房出。横行一十三府,扰乱天日。科举纔罢而岁考,直抵丹阳。四府溶溶,祸入宫墙。起钱神楼,开铜臭阁,满载装回,狼吞乌啄,且逞威势,张牙露角。眈眈焉,逐逐焉,垂涎吐涡,真有似乎精魂失落,蓦起风波。暴若祖龙,厥腹虚空,昧若何虹?目无眸子,谁识西东?日长沈醉,酒色融融。倏然发怒,令人惨凄。一日之内,一人之身,而变诈不齐。

百金补廪,镇江李孙,斗珠入泮,无锡周秦,亲家邻友,为过财人。米麦荧荧,乱圈点也(科场评卷以圈点尖叉给分)。枷锁扰扰,假公道也。湖流涨落,苞苴行也。批挞横斜,门子醉也。雷霆乍惊,试案出也。人人骇忧,漫不知其所谓也。孔方先容,虽媸亦妍,十目所视,而莫揜焉。有不可闻者,遗臭万年。

此倭之行藏,类市井之行藏,不畏天地之精英。故其来年,预托亲人,渡水涉山,访儒生之富贫,夤缘其间。不分玉石,真材销铄,怨气逦迤,道路闻之,莫不叹惜。

嗟乎!皇上之心,作养人材之心也,倭纵贪婪,亦当念国家。奈何取财尽锱铢,弃士如泥沙?使豪杰之士,一朝为失色之庸夫,云锦之章,霎时为吞声之哑哑。案首赃私,多于仓廪之粟粒。家书包票,等于官店之帛缕。德清光棍,趋于直隶之城郭。厥子受赂,出于公庭之招语。使旁观之人,深可鄙而可怒。倭房之心,方益骄固。谤海公、陷徐举,日本烈炬,延烧南土!

呜呼,戕士类者倭房也,可杀也,护倭房者何人也?亦可杀也。嗟夫,使朝廷听好人则足以拒倭,倭不为督学之人,则自秀才士夫以及君,谁得而被祸也?科道不能明言,而野史言之,野史言之而远播之,是使野史之言而强于国史也!

时万历十四年。」

房学院寰,浙江德清人。通贿事露,吴中士子作此以讥之。

(绝妙好文!!!!背阿房宫赋对比的我笑到打跌。句句精华,尤其这个【科道不能明言,而野史言之,野史言之而远播之,是使野史之言而强于国史也!】)



《万历野获编·卷十九》:房心宇(寰)侍御,督学南畿,时海忠介方自南少宰晋掌南台,自以夙望峻威棱,留都(南京)庶僚不能堪,而无敢议之者

房颇以材谞著称,独奋起攻之,至谓海瑞矫情饰诈,种种奸伪,卖器皿以易袍,用敝靴以易带,此真公孙弘布被中梦想所不能到者。(汲黯弹劾公孙弘,公孙弘布被脱粟,矫诈取汉相。)

时吾邑沈继山(思孝)司马为南冏卿,又专疏为海代辩,而劾房以私怨辱直臣。房复上章攻沈,云臣砥砺二十年,天下所知。且思孝与臣同里同年,而论议枘凿,不侔如此,则臣之品行于此已见。时房方盛气,其锋距亦劲,台省为之结舌。惟丙戌候选三进士共疏攻房,语颇峻,然不能胜,且得罪以去。房寻外转吴中张陈二给事,以诸顾二人同里新进用邱论逐,而身居言路,不及先言,乃各疏诋房以伸海,时三进士已得录用为府教授矣。房念众咻不止,其势且孤,乃尽出二给事先后请托诸手柬呈上览。上为重贬张陈,而房亦降级,语具所论私书中。海之再出也,年力已惫,渐不及抚南畿时,诸辩疏亦稍馁荏,次年遂卒于位。

房之试士,用法太严,江南士子恨之入骨。至拟杜牧《阿房宫赋》作《倭房公赋》以讥切之,具用杜韵脚,其组织之巧,叶字之稳,几令人绝倒。房试南士,以试牍贻人,名曰“公鉴录”,合刻一等六等之文。有一人以岁考领案补廪,次年科考,即以劣等斥之。其文并列,一日寄至都下,先人见太仓王相公,因问房心宇所寄考卷,曾寓目否?其一人忽赏忽摈,亦觉太奇。

太仓公曰:余阅之不奇。此人两试无可殿最,心宇品骘前后具误。若余作文宗,两度具入三等耳。”其轻之如此。


(王锡爵也有评卷正确的时候2333(雾

评论(4)

热度(42)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