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美的小湖笔

封印物品,等级 0 - 014

一只存在自我意识的湖笔,经常写下某些古怪的东西,初看往往是四百年前明朝的资料

危险:极高

接触超过5分钟即对携带者造成同化影响,严重时,将使其失去控制并不断得开始“赞美大明”

需要在一个管理员或三个博主认可监督下使用

【匿名投稿片段】偷听(张居正申时行王锡爵)

    “几次了?”他怒不可遏看着那张白皙秀美的脸,从牙缝挤出恶狠狠的问句。

    瑶泉置若罔闻地笑了,灵巧绕过挡道的他,步履轻盈继续往前走,像似他不存在。

    瑶泉竟然笑了!竟然能笑得出来!他心里腾起被无视的奇耻大辱,追上去拦住瑶泉,眼里喷出火来:“别想蒙混过去,我什么都听到了!”

     瑶泉抬起眼皮,猫一样妩媚的眼睛扫视着他,令他神魂荡漾,心头邪火去了几分。瑶泉的声音软软的,像是认错又像挑衅:“荆石,那又如何?我跟师相一次还是一百次,对你有什么区别?”


    他软了下来,呆若木鸡看瑶泉翾然而去。瑶泉的身影还是那么优雅端庄,声音干净清澈,衣袂纤尘不染,和他认识十几年的皎如白雪的瑶泉没有任何不同。这种事向来是只要自己不怕,别人便毫无办法的。认识十几年,瑶泉从未给过他什么。

    他在暮色中站了很久,才想起回家。家里是热闹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他木然把莲子羹往嘴里送,尝不出是甜是苦。

     他恨自己听到了响动,好奇驻足偷听。听到瑶泉交缠着欲望的求饶哭腔,他就挪不开步,他听到师相说才做得一个时辰,就捱不住了,苏州人果然娇弱。他听到凶悍的师相温温柔柔对瑶泉说这次太狠了,自己先离去,让瑶泉多躺躺,缓过劲再走。

    这是他最后悔的一次偷听。

评论(8)

热度(3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