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美的小湖笔

封印物品,等级 0 - 014

一只存在自我意识的湖笔,经常写下某些古怪的东西,初看往往是四百年前明朝的资料

危险:极高

接触超过5分钟即对携带者造成同化影响,严重时,将使其失去控制并不断得开始“赞美大明”

需要在一个管理员或三个博主认可监督下使用

王世贞《弇山堂别集》读书笔记·二

*弇山堂别集

*继续安利大明维基王元美同志。括号内为仆注。by prophet



  欧阳必进,两任工部,历吏、刑部,南北左右都御史,凡三部二院六任。

(太强惹,作为严嵩小舅子就是好。)


【四入内阁】

  嘉靖六年,张文忠孚入为礼书、文渊阁学,八年以少傅、谨身殿学为次揆,归,至天津召入,十年以少傅、谨身殿学为首揆,归,十一年复入,其年以华盖殿学归,十二年复入,加少师。十六年,夏文愍言以少傅、武英殿学入,十八年以少师首揆罢,至张家湾,以少傅召入,二十年复以少师致仕,侯圣诞行,月余,自居第以少傅召入,二十一年归,二十五年召,以少师入。二公凡四拜相。张公后再召皆中道返,盖六被命矣。

(我一直觉得嘉靖对张璁、夏言是真爱。这文渊阁进进出出,方便的和自己家似的)


【四总河道】

  潘公季驯初以佥都理河道,丁忧归,再以副都任归,三以右都御史往任,以宫保、尚书归,四复以右都御史任。

(哈哈和张居正顶牛,最后又被算作张党的治河大佬潘季驯)


【勋德文武】

  王新建守仁以书生建汗马勋,封伯赠侯,又以勋臣得谥文成,又以侯伯从祀孔子庙庭。文武勋德,为我朝冠。

(阳明是真的厉害!)


【文臣再知经筵】

  弘治初,开经筵,刘文靖健以内阁学士同知,正德初,则以少师知经筵。隆庆初,江陵公居正以内阁侍郎、大学士同知,万历初,以少师知经筵事。

(知经筵事,就是管皇帝读书,只有刘健(朱厚照老师)和太岳(万历老师)有这个二次上岗的神奇待遇)


【六主乡会文衡】

  王文安公英,永乐丁酉以翰林侍讲主应天试,庚子、癸卯复以侍讲具主顺天试,永乐戊戌以侍讲、宣德庚戌以左春坊大学士、正统壬戌以礼部左侍郎兼学士,具主会试。钱侍郎习礼,永乐丙午以翰林侍读主应天试,宣德壬子以侍读学士、正统戊午以学士,具主应天试,宣德庚戌以侍读,己未、乙丑具以学士,具主会试。二公皆六典文衡,门生遍海内,而文安乡试连三科,会试隔三戌,尤为卓绝

(门生满天下!这才是真正的大学士水平啊)


  嘉靖丁未张治以吏侍,庚戌以大学士,具主会试,仍以左中允主甲午、学士主庚子,具应天乡试。

(其实嘉靖蛮喜欢张治的,但是他和严嵩不对头,可惜死的早了)


【两主会试】

  两主会试,自彭、李、张三公外,黄淮永乐甲申以侍读,宣德癸丑以致仕少保;杨士奇永乐壬辰以左谕德,辛丑以左坊学;杨溥永乐丙戌以司经局洗马,宣德丁未以太常卿、学士;吕原天顺丁丑以通政司左参议,庚辰以学士;万安成化丙戌以学士,壬辰以礼侍、学士;刘吉成化己丑以侍读学士,戊戌以礼书、学士;吴宽成化丁未以右谕德,弘治壬戌以吏侍、学士;王鏊弘治丙辰以侍读学士,正德戊辰以少傅、大学士;梁储正德戊辰以吏书、学士,甲戌以少傅、大学士;靳贵正德辛未以吏侍、学士,丁丑以宫保、大学士;石珤正德庚辰以礼侍、学士,嘉靖癸未以吏书、学士;吕公调阳隆庆辛未以吏侍、学士,甲戌以宫保、大学士;申公时行万历丁丑以吏侍、学士,庚辰以尚书、大学士;许公国万历癸未以吏侍、学士,己丑以少傅、大学士。

(一般来说,大学士有两次机会主持会试:一次是担任翰林学士、侍读、侍讲的时候,一般是词臣作为副考官。一次是刚入阁,作为主考官。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机会。比如太岳这种升官太快了……)


【一品考十八年】

  嘉靖少师严分宜嵩,一品六考十八年,又三年,凡五膺敕奖谕,荫中书舍人。隆庆少师徐公阶,一品六考满十八年,加伯爵俸,赐敕奖谕,荫子锦衣衞千户,及宴,备极恩礼。公盖四膺敕奖矣。案李韩公自左相国太师,近三十年,是时不考满。杨文贞自少傅至少师凡十九年,九年后通不考。此外无考十八年者。

(只要活得长……)


【文臣腰玉年久】

  一品横玉,文臣得之,往往迟暮,以故无甚久者。余所知者,刘文靖健三十一年,严少师嵩二十七年,谢文正迁二十九年,王端毅恕二十一年,杨文贞士奇二十年,徐少师阶三十三年,吕少傅本三十四年。

(一群政坛不倒翁)


【直庐应制年久】

  世宗于西苑躬醮事,一时文武大臣后先赐直庐于无逸殿庑,俾供应青词门联表疏之类庶务,从便取裁,后先凡二十人,然多有迁革及物故者。独少师严嵩以辛丑入,至壬戌始出,凡二十年。少师徐阶以己酉入,至丁卯出,凡十九年。太师成国公朱希忠,入同严,出同徐,凡二十五年,首尾恩赐最为优渥。而严、徐后别赐居舍,银器什物,皆出尚方。

(严嵩好可怜)


  其次则内官监太监郑和,以永乐四年率师二万七千人,驾海舶赍敕谕金帛行赉西洋,琐里、暹逻等三十余国皆随使入朝,所奉献及互市采取未名之宝以巨万计。凡一破国都,再虏逆命王,一擒大盗酋,凡二十年。而首命提督南京守备,至宣德八年,复赍诏由陆路谕西番诸国。今西南夷及世所称“三宝太监”者,郑和也。西北所称“刘马太监”者,刘永诚也。

(王世贞八卦的好太监)


【见任高年】

  文臣旧例,文臣京职七十、方面以下六十五致仕。其过期而留任者,永乐中,仪少宗伯智满八十致仕;正统中,杨文贞士奇八十以首揆终;天顺初,胡忠安濙八十二始以大宗伯得请;王靖远骥八十二复为大司马;成化初,王忠肃翱八十四犹为太宰;正德初,马端肃文升八十一始以太宰得请;嘉靖初,谢文正迁以八十复相,明年致仕;嘉靖末,严分宜八十三始以首揆斥免。

(明朝官方退休年龄京官70岁,地方官65岁)


  其他若秦襄毅竑总三边年七十九;黄忠定福参赞机务、黄太宰宗载,具以七十八在任;李韩公善长以太师得罪,王端毅以太宰致仕,具七十七;万文康以少师罢,杨文定溥以少保卒,时具七十五;屠简肃侨以太保卒,杨文襄一清以少师罢,时年七十六;杨兴济善封伯,蹇忠定义、吴荣襄中为少师,陈少保循在首揆,王威宁越为太师,具七十三。他不可悉数也。隆、万中起左佥都御史海瑞,年七十三,按察使丁湛七十九,南京工部尚书孙植七十八。今见任者,姜宗伯宝七十六,杨太宰巍七十四,傅司马希挚七十一。太仆卿崔文奎初为寺丞,满九载,年七十三,例当退,自陈守城功,特升少卿,至八十三复自陈,升本寺卿,八十六始致仕。而蒯祥年八十余犹为工部左侍郎,黎澄八十为尚书。至钦天监,例不引年,又所不论也。


  福建林知府春泽百岁时,有司为盖百岁坊,而子侍郎应亮年七十三,孙学宪如楚乞归侍,又四年而春泽始卒。今亮八十五。

  (潮仔家,不是)


【丙辰两状元】

  吾吴朱恭靖希周,弘治丙辰状元,盛德为天下师表,虽寿止八十四,然及见嘉靖丙辰状元诸大绶而没,亦吾吴盛事也。今少师徐公以癸未第三人及第,至癸未没之,旬日而传胪,唱名不及见。

(这条好迷)


【骤贵】

  高帝不爱官爵以收天下贤才,故有布衣或下僚径超八座者,别有纪纪之。兹录其迁转之骤者三人于后:大理寺右评事王隽以有过当罚,上念其年少才美,赦之,超为工部左侍郎,寻进尚书,予诰命。御史淩汉上言阃外不宜专制,召为右佥都御史,数日遂进右都御史。吏科庶吉士杨靖使还,擢户部右侍郎,数月转左,遂进尚书。历刑、礼二部、都察院左都御史,加太子宾客,最隆委寄。

(谁说重八小气了)


【晚达】

  刘文介俨四十九,曾学士彦五十四,唐学士皋五十八,焦竑五十,具登状元。鲁祭酒铎四十五登会元,王祭酒激以四十九登进士,近金司业达以五十八会元及第。惟张文忠四十七举进士,六年大拜,任师臣者十二年。钱文肃习礼以练子宁姻累,三十九始中解元,登第入翰林,历清华之务,而近八十犹为学士五品,转礼部侍郎归。湛文庄若水亦以父累故,四十会试,入翰林,至七十余始拜尚书。二公皆登上寿。丘文庄浚、张文简璧七十余始入阁。焦泌阳芳七十余始以侍郎拜太宰。王太保璟、陈简肃瓒七十余以侍郎进左都御史。杨尚书翥八十余以长史进礼部左侍郎。袁景襄宗皋近七十以长史为吏侍。周侍郎诏近八十以纪善拜少詹事。

(只要活得长……)


【文贞奇遇】

  杨文贞公士奇不由科目,以布衣荐,辅导东宫,居内阁首揆,典制草诏,定大礼。授册二,总裁国史、主会试及京试各再,备极儒林之荣,可谓遇矣。


【三元】

  国朝商少保辂,正统乙卯领解浙江,乙丑为会试廷试第一人,士林艳羡。商公年二十二发解,十年而成进士,四年而以修撰入阁,七年而以兵侍归,归十年而复入,入十年而以少保归,又十年乃卒,尤为奇也。

(商三元。三块钱就是有光环)


【会元状元】

  许侍中观、洪武乙丑。吴宗伯宽、成化壬辰。钱修撰福、弘治庚戌。伦宫谕文敍。弘治己未。内文敍乡试复第三人。

(两块钱也不容易)


【三试魁元】

  乡会试具五名之内、廷试三名之内,除前所纪吴、王、陈、彭、谢、李六人外,花解元纶会试殿试具第三;杨状元慎乡试第三,会试第二;陈会元澜、袁会元炜具乡试第二,廷试第三;王会元锡爵乡试第四,廷试第二;金会元达乡廷试具第三;靳解元贵会试廷试具第二;谢解元丕会试第四,廷试第三。陶太史望龄乡试第二,殿试第三。


【状元入内阁】

  永乐状元胡文穆广、陈芳洲循,宣德马侍郎愉、曹文忠鼐,正统商文毅辂、彭文宪时,成化谢文正迁、费文宪宏,弘治顾文康鼎臣,嘉靖李文定春芳及今申公时行,凡十一人入阁,而不得大学士者,马公及曹公也,官大学士而非入阁者,吴公伯宗也,入阁又为大学士而止五品者,胡公也。

(不是所有状元都能入阁的)


【榜眼入内阁】

  永乐,苗文康衷;正统陈庄靖文、吕文懿原;景泰,徐文靖溥;万历,吕少傅调阳、王太保锡爵,又潘太保晟。以上凡七人。

(完全没料到吕也是榜眼)


【状元得谥】

  状元得谥者,胡文穆广、曹文忠鼐、刘文介俨、商文毅辂、彭文宪时、黎文僖淳、谢文庄一夔、罗文毅伦、张文僖升、吴文定宽、费文宪宏、毛文简澄、朱恭靖希周、顾文康鼎臣、吕文简柟、罗文恭洪先、李文定春芳、诸文懿大绶、丁文恪士美。凡十九人。



【会元得谥】

  会元得谥者,刘文安定之、杨庄敏鼎、姚文敏夔、岳文肃正、彭文思华、章文懿懋、王文恪鏊、梁文康储、鲁文恪铎、储文懿瓘、汪文庄俊、董文简𤣱、邵康僖锐、邹文庄守益、霍文敏韬、张文毅治、袁文荣炜、瞿文懿景淳,并前商公、吴公。凡十八人。


【再上祖宗号】

  嘉靖十八年,改上太宗体天弘道高明广运圣武神功纯仁至孝文皇帝尊号为成祖启天弘道高明肇运圣武神功纯仁至孝文皇帝,加上皇考恭睿渊仁宽穆纯圣献皇帝尊号睿宗知天守道洪德渊仁宽穆纯圣恭俭敬文献皇帝。案,世宗欲罢太宗之配天,而宗祀献皇于明堂以配上帝,故有所更置耳。

(朱八八抽朱棣:我让你成祖!……朱棣抽朱厚朱厚熜:我让你成祖!)


【天子别号】

  正德五年,上自号大庆法王西天觉道圆明自在大定慧佛,特给黄金印、白玉轴头诰命。嘉靖三十五年,恩封睿宗为三天金阙无上玉堂都仙法主玄元道德哲慧圣尊开真仁化大帝,献皇后为三天金阙无上玉堂总仙法主玄元道德哲慧圣母慈化天后,孝烈方皇后为九天金阙玉堂辅圣天后掌仙妙化元君,上初封灵霄上清统雷元阳妙一飞玄真君,加封九天弘教普济生灵掌阴阳功过大道思仁紫极仙翁一阳真人元虚玄应开化伏魔忠孝帝君,再加太上大罗天仙紫极长生圣智昭灵统三元证应玉虚总掌五雷大真人玄都境万寿帝君。自是至四十五年,又不可胜纪矣。

(嘉靖笑死我了)


【天子爵封】

  高皇帝初渡江下太平,称行中书省马步水军大元帅,下建业,称江南等处行中书省中书右丞相、吴国公,寻进吴王。皆诸将推,而以宋龙凤主命行之也。正德十三年七月,司礼监太监萧敬传奉圣旨:“近年以来,虏酋犯顺,屡害四方。兵戎废弛,其辽东、宣府、大同、延绥、陕西、宁夏、甘肃,尤为要任。今特命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朱寿统率六师,分布人马,或攻或守,卽写各地方制敕与之,使其必埽腥膻,靖安民物。至于河南、山西东、北直隶,倘有小寇,亦各给与敕书,使率各路人马剪削。”

  朱寿者,上所自命名也。寻召内阁九卿科道官于左顺门谕旨,皆泣谏,弗纳。八月,手敕吏部:“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朱寿,统领六师,埽除边患,累建奇功,特加封镇国公,岁支禄米五千石。吏部如敕谕奉行。”该尚书陆完等执奏,不听,仍批注于后军都督府带俸。十四年正月,手敕吏部,镇国公朱寿特加太师。又传旨谕吏部:“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太师、镇国公朱寿,今往南北两直隶、山东泰安州等处尊奉圣像,供献香帛,祈福安民。”内阁部院科道部属官极谏,不听。八月,传旨:“宁王宸濠悖逆天道,谋为不轨,擅杀巡抚等官,烧毁府县,荼毒生灵。传闻已至湖口,将犯南京。卽令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后军都督府、太师、镇国公朱寿亲统各镇官军征剿。”又传旨:“朕亲率六师,奉天征讨,仍托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镇国公名号,还写制敕,便于行事。”

(朱厚照的马甲名也是越来越长。你们堂兄弟玩的真开心!)


【亲王授官】

  国初,皇侄文正初为同佥书枢密院事,特拜大都督府大都督,秦王为宗人令,晋王、燕王为左右宗人正,周王、楚王为左右宗人,具正一品。


  国初公侯为“辅运”,伯为“翊运”,武为“宣力”,而文为“守正”,汪忠勤广洋、刘诚意基为“开国翊运守正文臣”,而无“推诚”字,盖杀其礼也。茹忠诚瑺因之。其后王靖远骥号止“推诚宣力”,杨兴济善有“奉天翊衞”八字,然具称武臣,虽秩隆于前三伯,而文职冒武号,不自觉其误矣。后徐武功有贞自为诰券,始复改正,而靖远、兴济遂援以请,亦得称文臣。洪武中,公有“光禄左柱国”、“荣禄右柱国”,皆带“特进”,而侯止“荣禄柱国”,伯止“资善大夫护军”,靖远以后,乃具为“特进光禄大夫柱国”,虽伯阶已进次通侯,然职典章者亦不为不误也。


  会典称正一品阶勋云加授赠特进光禄大夫上柱国,疑止为赠设耳。李韩公、徐魏公、常鄂公初具带“上柱国”,然阶不过银青荣禄大夫,盖因元之旧,官未定也。后常公物故,二公具改“左柱国”。近夏少师言独得“上柱”,为一时旷典。然在隋初为从一品勋,而唐则四,实不为异也。乙丑年加严嵩,辞以人臣无“上”,则夏公此官,固骖乘之祸耳。乙丑,少师徐阶以十五年满加,固辞。辛巳,少师张居正亦以十五年满加,亦辞,后卒,以为赠。今案,上柱国一人,夏言;赠上柱国一人,张居正。张后追夺,而言官误以为生前所加。

(“上国柱问题”的考证始末)


【文臣加三公】

  太师、太傅、太保曰三公,高帝时李韩公善长为太师,而徐魏公达为太傅,常开平遇春赠太保。已后绝不轻授,其重惜之意可知。仁宗始加张英公为太师,嗣后武臣得之不以为异。嘉靖初,杨少师廷和一品十二年,又以辞伯爵,有进阶二级诏旨,特拜太傅,四辞而止。万历初,张文忠居正一加太傅,三辞而止,辛巳始拜命,壬午张进太师,十日卒。今案,太师二人,李善长、张居正;太傅一人,卽张公。二公后皆削。

(我寻思王世贞你就非要补上最后一句话咯?)


【一佩九印】

  太宗初幸北京,官不必备,或以事谴,有一官署二三印者,惟夏忠靖原吉兼掌九卿印,各曹具于朝房取裁,为一时盛事云。

(夏原吉爱我!)


【公孤自相兼】

  嘉靖中,京山侯崔元已加太傅,左都督陆炳已加太保,二公具兼太子太傅。太保正一品阶矣,后以圣诞,前后元加少师,炳加少傅。元后同大学士嵩辞,得免。炳至终身称太保兼少傅上时亦不安于心,有御札云“以公兼孤亦可”。


【三少相兼】

  嘉靖中,真人礼部尚书陶仲文兼少师少傅少保,古今所未有。

(王世贞.嫌弃脸)


【孤卿不兼宫官】

  自景泰备东宫三太,而三孤具有两职,然成化初犹有不兼者,曰少保李贤、彭时,彭公没,绝响矣。故成化而后,当以不兼宫秩为异,曰少保、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张璁,亦仅一人。



【尚书一品】

  建文初,特崇加六部尚书皆正一品,于是吏部尚书张紞,户部尚书王钝,礼部尚书陈迪、郑赐,兵部尚书齐泰、茹瑺、铁铉,刑部尚书侯泰、暴昭,工部尚书严震直,皆阶特进荣禄大夫,每部增设侍中,正二品。

(建文对文臣这么好,那我是武官我也不高兴,要换个judy上来)


【吏部尚书掌别部】

  正德初,起太子太傅、吏部尚书屠公滽,以旧衔兼都察院左都御史,掌院事;隆庆末,起少傅兼太子太傅、吏部尚书杨公博,以旧衔掌兵部事,然不预本部职任;十五年起吏部尚书严清掌兵部,未上。

(哇,我就说,我一直记得杨博是吏部尚书。原来是这个缘故,所以管兵部事


【别部尚书署吏兵部】

  永乐以前无论已,宣德间,户部尚书师逵署吏部终身,辍本部事;工部尚书吴中署吏部,不辍本部事;嘉靖间,刑部尚书郑晓署兵部;辍本部事。万历间,兵部尚书方逢时署吏部。不辍本部事。具以候尚书未至也。又刑部尚书严清署吏部。三日推吏部尚书。


【南兼北衔】

  正德初,王公轼以南大司徒兼北院副都,总师征蜀;嘉靖中,王公守仁以南大司马兼北院左都,讨岑猛;张公经以南大司马兼北院右都,平倭;至王公用宾以南太宰仍兼翰院学士。盖优礼儒臣之典也。

(这是什么神奇的操作???)


【北衔理南务】

  嘉靖中李默、王材,万历中屠羲英,具以太常寺卿掌南京国子监祭酒事;万历初,万士和以礼左侍管南礼右侍事,寻以左侍掌国子监;翁大立以兵左侍前后管南吏、刑二部右侍事。此皆以北衔理南务也。

(这真的不是贬官吗!!)


【苏松江浙人户部带衔】

  高皇帝制直隶苏、松二郡人不得官户部。永乐中,皇太子监国,请以江西人给事中王高为户部侍郎,不许。正统末,吉水周忱拜户部尚书,仅数日而改工部,以后虽巡抚衔亦避之。惟内阁学士不论,如永嘉黄公淮、庐陵陈公循、淳安商公辂、长洲王公鏊、余姚谢公迁、慈谿袁公炜、吾郡申公时行、鄞县余公有丁是也。又吾郡滕思勉、顾礼,衢州徐恢,皆实拜户部,盖洪武中未定之制也。

(很有意思的规则)





评论(5)

热度(1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